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要闻资讯 > 媒体看琼中

上安仕阶擎天捧日山野间

发布时间:2018-01-03    字体[ ]

   
分享到:
 
溪涧流水潺潺。


深谷里的摩崖石刻。

作者:小米飞猫·罗伶

  告别南流村温泉区,我们的下一站是上安乡仕阶村。

  仕阶村是地处五指山东南麓、万泉河源头的一个黎村,距离五指山的水满乡仅有五公里的路途,是古时人们去往五指山的必经之路,也是得天独厚的五指山最佳观测点和登山地。同时,在仕阶村还有一片保留完好的清代摩崖石刻群,它记载了清王朝在海南黎族同胞居住地实施过的一场镇平后抚的历史事件,也是黎族与汉族文化相融合的历史佐证。这是一个极具原始热带雨林风貌、怀古意境与考古价值的地方,喜爱玩山的人们,当然不该缺失了在此插上小红旗的经历。

  倚石仰五峰

  从南流村温泉区出发,沿着国家步道,我们在五指山腹地穿行。这是一个静谧的世界,车轮与道路摩擦发出的声响异常清晰,喧嚣凡尘离我们更远了,大林莽的绿色几乎侵占了我们的目光所及之处,我能感知被无边的绿吞没时那种软绵绵的快意,这才是我想要的安全感。

  当我们行经一个山坡的时候,向导突然停下车来,激动地大喊——快看五指山!循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在道路左前方有一座云雾缭绕的大山,一尊挺拔的山峰清晰可见,向导说这就是海拔1867米的五指山主峰。那一刻所有人都沸腾了。我们一生中会经历许多的第一次,而在这么近的距离眺望五指山是我们另一个弥足珍贵的第一次,于是在欢呼声中,山坡上也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手机、相机的咔嚓声。拔云寻古道,倚石仰五峰,落叶流水去,山寄闲情来。这首好诗出自哪位大神之笔?寥寥几句竟然就道出了我心中杂乱无序的感慨。

  都说五指山有三个半的指峰在琼中境内,都说五指山的最佳观测地就在琼中上安乡的仕阶村,这一次我信了,并且相信,年年岁岁,四季更迭,五指山一定在荫护着仕阶村的这片土地和父老乡亲。

  以最具仪式感的态度眺望了五指山之后,我们依依不舍继续前进,下一站是传说中的摩崖石刻。持续下山的道路变得越发狭窄,甚至有一小段简易路,中间地带是长着小草的泥土地,只有两边狭长的水泥路承载着左右两侧的车轮,紧贴着山壁延伸。热带雨林的气息越发浓郁,深呼吸,空气里满是潮湿的味道,但很甜。还好这条窄路不算长,没多久,我们就驶入山谷中的一片空旷地,那里有一栋孤零零的房子,它是五指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上安乡管护点。我们把车停在院子里,才发现,管护点才是观测五指山的最佳位置。在晴朗的日子里,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三点之间,云雾尚未聚拢之时,站在这个地方,五指山峰几乎就贴在我们面前,那五指拔地亿万年,擎天捧日山野间的磅礴气势展现无遗,酷炸了。为了这一刻而长途跋涉真的很值得。

  深谷摩石刻

  我们接下来要找寻的摩崖石刻就在管护点附近。这里有一条小路,它能通往后山的老村。古代,人们从这里翻过大山,抵达五指山市的水满乡,现在,仍有许多登山爱好者会从这里出发,去朝圣海南最高的山峰,去欣赏沿途云封雾锁、沟壑深幽的奇景,以及空中花篮、老茎生花、藤蔓交织、绞杀附生的植物奇观。古道延伸之处是更古老的原始热带雨林,那里生长着4000多种植物,其中有2500多种具有珍贵的药用价值,所以一些民间高人也常会在那儿流连,如神农般尝百草,采集研制中草药所需的奇花异草。对于不同的人而言,它是具有不同意义的圣地。

  我们沿着这条古道走了大约200米,看见一座小桥,山泉水穿过涵洞向下游流去,水流经过的地方叫仕阶溪。仕阶溪桥头有一块标注着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仕阶摩崖石刻的石牌,石牌旁有一条丛林小径引领我们走向溪涧。潺潺泉水在布满岩石的溪涧中奔涌而过,撞击着石块,哗啦啦的流水声在山谷中回响,蓝天和树影倒映在水面上,随光影轻移,迷幻至极,好一幅古树夹道、藤蔓交错、深谷清幽的景致。这便是传说中的摩崖石刻群所在地。

  据记载,清光绪十一年,由于不堪忍受官府的压迫,海南地区汉黎起义相继爆发,两广总督张之洞急命钦廉提督冯子材率兵前来镇压。此后他们以五指山为中心修建道路,在黎族同胞聚集区建立总管制,设置抚黎机构、电报局、交易市场以及学馆,引导黎族同胞接受汉文化教育,使黎汉文化得以交融。大功告成之后,冯子材与属僚们,先后在仕阶溪附近的古道和两岸泐石题书志庆成功。于是便有了供后人瞻仰的这一处仕阶村文物古迹。

  在溪涧的岸边和水中,我们倾听着水流的歌唱,浏览着那些刻字的石块,那些远逝的时光从我们身边缓缓划过。有一块大石,石面光洁如洗,三面均有刻字,正面是江国荣所提的一手撑天。这四个大字刚劲利落,厚重而沉着。一手意指五指山高,撑天挥洒出顶天立地的气魄。另一面则刻着大清光绪十三年春,石城江国荣奉宫保冯札,委督开十字路通衢,招抚生熟黎岐,今道路如砥如矢,黎岐亦欣然归化,泐上四字,以志成功的小字,为后人考古提供了清晰的历史佐证。而大石的左侧下方则是林德均所题的百越锁钥,字体雄浑圆润,气势不凡。另一块被青苔附着过颜色偏暗的大石上所镌刻的巨手擎天同样透着雄伟刚劲之气,而不远处冯子材所题的手辟南荒,笔法雄浑豪放、劲健有力,豪迈之情展露无遗。红漆涂抹过的刻痕令遥远岁月彼岸的这番万丈豪情在阳光之下熠熠生辉,也为这绝美的山水之景平添了一份浓郁的人文色彩,它们又何尝不是为我们开启另一度历史时空的钥匙呢?

  仍记得那个午后,山风吹过脸庞时的微凉,仍记得我蹚着水在石堆中找寻石刻时的心境。那些曾经的发生,刀光剑影的日夜并没有在这里留下更多的痕迹,但那一段记忆必定被大山收录,并在流年的轮转中被深深地刻入土地的深处。我仍可以想象胜利者脸上的得意笑容,也可以想象庆功的欢呼声曾响彻山谷,但一如那些逝去的朝代,那时的人们,无论成王败寇,最终都不可避免地归于尘土,唯有这些岩石上残存的刻字成为了不朽。我于是想到一句话——万物皆虚,万物皆允。

  其实寻幽探古并不是我推荐上安乡仕阶村摩崖石刻群的唯一缘由,开着爱车渐渐驶入大山最深的怀抱,站在万泉河源头的水流声中,仰望五指山峰的雄姿,听山间不知名的虫鸟齐声歌唱,细嗅一朵初开的花隐隐的暗香,静卧于一块大岩石上,通体清凉透彻,在一个不匆忙的午后安然入睡,或许还会有一段短暂的好梦,与怀古无关,只有当下的安逸,这样的惬意,值得拥有。(来源:海南日报)

 

相关新闻
五指山东区旅游公路工程(第一期)(上安至仕阶段)开工仪式
“奔格内”邀您纵情山水间
国际商界精英热带雨林挑战赛7月6日琼中开赛
计划用8年投资92亿打造琼中东五指山旅游景区
琼中:富美田园 雨露温润
东五指山热带雨林国际生态旅游度假区项目落户琼中
琼中全力营救失踪“驴友”
吴钟良调研东五指山景区项目征地